22
2010-06

敬礼,我的敌人

文章来源 转载
"1942年,斯大林格勒进入最后的巷战。苏联“神鹰狙击队”的队长瓦西里奉命率领队友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后,只有他一人幸存。在返回途中,经过几堆乱石时,瓦西里敏锐地感觉到,一个微弱的光点正在他的太阳穴上晃动。他本能地弹身而起,向右侧一块巨石后面扑去。枪响了,他的左大腿一阵剧痛,已被子弹打穿。瓦西里躲在大石背后,疼得呼哧直喘。

    凭着这一枪,瓦西里判断敌人藏在前方那块巨石后面,但从石缝中看过去,前方却毫无动静。腿上血流不止,他只好取出止血药敷上,用绷带包扎好,然后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敌人躲在一块孤立的巨石后,瓦西里也一样,两人相距有50米,瓦西里耐心地等待着,只要敌人离开那块石头,他就有把握将其击毙。

    没想到敌人出奇地冷静。3个小时过去了仍然纹丝不动,就连一向以冷静著称的瓦西里都怀疑敌人是否还在那石头后面。

    瓦西里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橡胶手套,吹成手掌那么大,绑在枪口上,让它像只真手一样在石头上爬动。只听砰的一声,橡胶手套的两根手指被齐根打断。敌人枪法奇准,不但没走,还在时刻监视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地僵持着,瓦西里明白这回遇到了真正的狙击高手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敌人没动,瓦西里也没动,他不敢合眼,牢牢地盯着那块巨石,可敌人就像死了一样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过去了,两个人仍僵持着。谁先从石头后面走出来,就意味着走向了死亡。

    轰隆隆!天空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下起了瓢泼大雨,雨水淋在伤口上,刺痛难忍,瓦西里咬牙忍住。

    他相信敌人同样也在受着煎熬,只要那家伙忍不住就会摸上来,那就是他瓦西里唯一的机会了。但是,敌人仍然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第二个夜晚又来临了,敌人仍是纹丝不动,瓦西里的信心开始动摇,一阵极度的疲惫感涌来。“不能睡!”他警告自己,然而眼皮完全不听使唤。这时候,他的手无意中摸到了胸前,碰到一个硬东西。“丽莎!”他猛然惊醒,从怀里摸出一枚像章。尽管夜色下看不分明,丽莎却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,她俏皮地站在白桦树下,就像一朵美丽的郁金香……“瓦西里,活着回来。”她眼含热泪的嘱托就像烙铁一样烙在了他的心里。瓦西里心中涌起一股热流,顿时睡意全消。

    他脱下衣服塞进钢盔,在黑夜中看起来,钢盔就像一个人头,他将这“人头”绑在枪托上缓缓地从巨石背后探出。猛一下又缩回来,一连试探了三次,第四次“人头”完全露在了石头外面。果然,对面的枪响了,钢盔被打了一个窟窿。瓦西里很快地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敌人并没有冲过来,仍是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太阳出来了,敌人还是没有出来,瓦西里已经有点儿沉不住气了,这个德国佬实在太冷静了!

    突然间,对面的大石后面探出一个人影!瓦西里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,他把枪口对着石缝瞄向了人影。“假人!”他吃了一惊,扣动扳机的手猛然停住。“假头”一连伸了5次。瓦西里一动不动。终于,从石头的另一侧缓缓探出一顶钢盔,一个人无声地站起来,瓦西里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,那人直挺挺地倒下了。

    瓦西里端着枪走了过去。德国人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,额头被打出一个洞。瓦西里蹲下身,从德国人胸口摸出一张证件,上面写着:克尼格,党卫军上校,王牌狙击手。德国人手中握着一面镜框,镜框里是一位蓝眼睛的姑娘,面带微笑,站在清澈的小河边。瓦西里心中一阵刺痛,他终于明白了,这个德国人为什么能有惊人的毅力和他僵持了两天两夜!他的心里,该有多么强烈的求生欲望!然而命运却注定了让他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很努力了。”瓦西里轻轻地合上了德国人的眼睛,把镜框放在了他的胸口上,站起身,敬了个军礼。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